黑龙江省人防信息网欢迎您!
  • 散文诗歌
  • “爷爷”、“孙子”、“串门子”

    作者 : 发布时间 : 2018-11-28

    “爷爷”、“孙子”、“串门子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最近,参加过几次活动,见到退休多年的老友,倒是有些兴奋,席间想着跟大家聊聊,没想到他们聊的大都是如何如何看孙子、孙女、外孙子、外孙女等,谈论起来眉飞色舞、神采飞扬,有的拿出手机晒照片,有的看视频,看到他们当爷爷、姥爷的那种喜悦和幸福,我也心情非常愉悦,人到这个年龄也应该享受天伦之乐,因为我还没有当上,估计当上之后一定会很快乐,所以这是大家愿意当“爷爷”的缘故吧!记得,小的时候,东北人过年,都有一个“串门子”的习惯,由于当时物质与精神生活水平很低,既没有“春晚”,也没有大型的剧院、音乐厅、电影城等,连电视都没有,过年时人们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在家打麻将、打扑克等,“串门子”倒成了人们交流信息、沟通感情、增进了解的一种方式,每到年节人们都相互串串门子,看似一件很自然的事情,这种习惯延续了多少年,笔者也没有做过考究,但这些年来总是觉得人们的交往少了许多。

    今年春节长假休息,我跟爱人说,今年咱们有时间走走亲戚朋友,看望看望同学同事,也重温儿时“串门子”的感觉。由于工作的关系,平时忙于工作,没有时间看望退下来的老领导,只有在过年期间,去看一看退下来不久的领导,出于礼貌我提前打了预约电话,约定第二天上午去看他,我买了些水果,如约而至。当我们按响他家门铃时,半天没有回音,我心想不对啊?我是打了预约电话的,我刚要转身而走,门开了老领导笑呵呵地迎了出来,见面就说,对不起,刚才给“孙子”洗澡太投入了,没有听见门铃声,对不起、对不起!我看到一个慈祥的“爷爷”,已不是过去在机关一脸的严肃,这就是天伦之乐的力量吧!见到过去的老领导,总是要聊聊事情。

    你这段身体怎么样啊!没干点啥呀?我问;

    身体挺好的,退下来之后,什么都没有干,就是在家看“孙子”,他回答。

    你这“爷爷”当的怎么样啊?我问;

    不容易,这小家伙可厉害呢!我的跟他斗智斗勇,这下子我成“孙子”啦!他回答。

    接着说,每天都要伺候他,到点就得吃、就得睡,还要陪他玩,每天还要洗澡,这不刚洗完。

    他老伴说,还要给“孙子”骑大马,他爷爷用背驮着“孙子”在地板上爬圈,让“孙子”乐了,当爷爷的也就高兴了,他成“爷爷”啦!

    说到这里,我看着老领导的脸上映出灿烂的微笑,这是我与他共事几十年从未见到过的微笑,是发自内心的微笑,实际上这也是一种力量,是一种健康的力量。其实,人的一生无论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和工作,无论职位高低,无论在单位和家中,无论“爷爷”还是“孙子”,只要健康快乐就好。

    互相“串门子”是北方人过去生活方式的一种具体体现,人们平时劳作比较忙,到了年节、农闲时,互相串串门子,是在普通不过的一件事了,但现在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,人们渐渐地淡忘这件事情,相互间彼此了解的越来越少,人们彼此住在人口密度很高城市,楼越来越高可邻里之间理解的很少,甚至一个单元的邻居都不知道姓什么。随着现代信息技术普及,网络时代、微信时代、大数据时代的到来,人们的彼此的交流越来越少了,我想,人们有必要回归一下,体验过去“串门子”的感觉。通过“串门子”人们可以互通信息,交流感情。通过“串门子”我看到的这一幕,也感受到了国人的那种亲情之感,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。

   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都是从“孙子”做起,中国有句俗话“多年的媳妇熬成婆”,从“媳妇”到“婆婆”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是“熬”出来的,没有什么捷径,那么,从“孙子”到“爷爷”也是如此,要想从“孙子”到“爷爷”更是一个如此漫长的过程,国人很有智慧,用一个“熬”字,解决了人们的困惑和不解,如此地一代一代地传下去,慢慢地也接受了这个不争的事实,要想真正当“爷爷”需要付出多少的艰辛,是用青春、汗水、眼泪、鲜血换来的。当我们迈出大学校门的那一天,步入社会这所伟大的学校时,是你从“孙子”到“爷爷”的旅程正式开始,从点头哈腰、小声说话、笑容可掬、作揖鞠躬到端茶倒水,扫地擦地,搽桌子,在到办公室里抄抄写写,跑腿学舌,这些看着不起眼的工作都是“孙子”干的,没有谁一到机关就当“爷爷”的,有的人职位比较高,一进机关大声大气、指手画脚,摆出一副当“爷爷”的架势,而实际上他所具备的能力就是“孙子”,要想当上真正的“爷爷”,还得真下一番苦功夫,必须具备“说明白、写明白、干明白”这三个要件,缺一不可,有些人总想逾越,但补课的学费却很高,有的甚至付出血的代价。

    其实,人的一生,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规律,也是每个人必须遵守的规律,那就是“要想当‘爷爷’,首先要从当‘孙子’做起。”这既是人类繁衍生息的必然规律,也是不争的事实。人都是从当“孙子”开始的,没有谁生下来就当“爷爷”,对于一个想当“爷爷”的人来说,这既是目标也是过程,所以,向往目标是快乐的,经历过程是痛苦的。而现实生活也是如此,在家庭中的“孙子”和“爷爷”是辈分关系,在社会生活中的“孙子”和“爷爷”是等级关系,无论在什么地方他们都在扮演着不同的角色。当“爷爷”把“孙子”放在背上当马骑的时候,即使当了“孙子”也是“爷爷”的快乐;即使在单位当上“爷爷”,也享受当“孙子”过程的“苦熬”快乐。当“爷爷”有享受成就感和天伦之乐的幸福,当“孙子”的虽然有骑在“爷爷”背上的快感,但“苦熬”的滋味也是乐在其中。

    来源 :